网络媒体走转改:江西十余红军后代重走父辈长征路(图)

我要评论 来源: 2016-10-13 [作者:李征] 浏览次数:

  ■记者李征/文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中国江西网讯 一年前,南昌市红色文化传承促进会(以下简称红促会)12位平均年龄63岁的中老年人,驾驶三辆车身印有“江西红军后代重走长征路”字样的汽车,沿着红军长征路一路进发最终抵达延安。

  30天的时间,他们行程1.5万多里,跨越11个省市。重走长征路,对于这个特殊群体有着怎样的意义?在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之际,记者的采访,让这些红军后代们翻开了回忆。“我们以自己的方式,开启了一段新的‘长征’。我们踏着父辈先烈的足迹,不仅仅是追寻红军的记忆,更有责任去宣扬红军精神、红军故事,传承红色文化。”红促会会长熊江宁告诉记者。

  红军后代们在广西湘江战役纪念馆

  红军后代重走长征路

  “怕年龄再大走不动留下遗憾”

  “重走长征路其实已经酝酿几年了。”熊江宁告诉记者,“我和几个红军后代好朋友一直在商量这个事,就怕等年龄再大想走都走不动,留下一生的遗憾。”

  熊江宁的父亲熊斌是位老红军。“我从小就在红色教育中长大,感受到父亲对党的忠诚和信仰。”熊江宁说,他家门口的对联是不能换的。如果破旧了,再请人重写对联,内容依旧是“翻身不忘共产党,幸福不忘毛主席”。对联是对父亲的纪念,也是熊江宁这一代的自我要求。

  熊江宁还向记者讲了一段父亲与毛主席的故事。“父亲没有文化,有一次在延安拿树枝在地上练习写字。毛主席看见后就问父亲:‘小鬼,你哪里人,什么文化?’父亲说:‘我没文化,以前在家放牛的。’毛主席当即给人写了条子,让父亲进了中央党校的‘扫盲班’,重新学习文化。他经常教育我们要多读书,文化知识的力量是无穷尽的。”

  2015年,经南昌民政部门批准,南昌市红色文化传承促进会成立,这是一个专注于宣传、挖掘、传承红色文化的非营利性社会组织,会员由曾经的军人和革命后代组成,熊江宁任会长。

  “红促会的成立,是民政部门对我们的认可,给了我们重走长征路的信心和力量。”熊江宁说。2015年10月16日,重走长征路的成员在江西革命烈士纪念堂举行了简短的仪式后向瑞金进发。

  重走长征路是对父母最好的怀念

  队伍从南昌出发时只有11个人,有位红军后代是在大家出发后几天再坐火车与他们汇合的。他叫罗合毅,父母均是红军,就在准备出发前几天他母亲去世了。“合毅为母亲办完丧事后就立即追赶队伍,太让我们感动了。”红促会副会长李柏波告诉记者。

  记者了解到,罗合毅的父亲当年在红一军团随部队从瑞金出发,而他的母亲老家在延安,当年在刘志丹的部队。“父母在延安相识相恋,结为红军夫妇。”今年66岁的罗合毅告诉记者,“重走长征路就是走父亲的路,去母亲的家乡,是对他们二老最好的怀念。”

  回昌后,罗合毅还整理出江西、四川、甘肃等6张省份地图。每张地图上贴有中央红军长征中在这些省份的具体位置、发生的重大事件介绍,如重要会议、战役等。“这些地图还标记有我们这些人重走的长征路路线,对于我们来说是总结、归纳,是对父辈先烈光荣历史的纪念。”罗合毅说。

  总向导三走长征路成“活地图”

  这些红军后代都是60多岁的人,这么远的路,必须要有个熟知路线的向导。王军就是大家心目中的“总向导”,因为他之前已经走过两次长征路了。2006年,王军徒步9个月,行程1.4万里走完长征路。2014年,王军又开车走了一次长征路。每走一处,当地发生过什么事件,战斗遗址在哪里,红军墓在哪里,王军都很熟悉。大家都说,红军长征路线就印在王军脑子里,连地图都不需要翻看,他就是一个红军长征路线的“活地图”。

  王军告诉记者:“我自己是军人出身,有红色情结,这次带红军后代再走一遍长征路意义不同,我们相互学习,互相补充遗漏的历史知识,非常有意义。”

  王军在带领红军后代重走长征路期间,还发生了一个小插曲。在贵州黄平县,王军不慎扭伤了脚踝,肿得跟馒头一样大,这给大家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伤筋动骨一百天,王军还能不能继续带领大家完成长征路呢?“你们要继续走,即使我把自己走废了,也带着你们走完。”王军的一句话感动了大家。但每个队友也对王军更加细心照顾,帮忙买药擦药,把饭送到床边。熊江宁说:“背也要把你背过这段长征路”。队友之间互相帮助的团队精神,一如当年红军互助友爱的精神。

  路遇年轻人 想和红军后代们一起走

  三辆车身印有“江西红军后代重走长征路”字样的汽车沿着长征路进发,一路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他们所到之处也都受到贵宾般的待遇。“我们到过的红军纪念馆有时正逢周一闭馆日,但看见我们车身的标语,专门为我们开馆参观,还派出最优秀的讲解员,我们深受感动。”熊江宁说。在云南曲靖三元宫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当地馆长热情接待了熊江宁一行。“这天是馆长母亲的生日,原本中午他已经请了亲戚在家为母亲贺寿的。但他家也没回,大中午开电动车带我们参观战斗旧址和烈士纪念碑。”

  在三元宫教育基地,他们还遇到了来自福建、湖北的一群年轻游客,这些游客也是开车重走红军长征路的。“这些孩子问能不能跟我们一起走,还说‘你们去哪里,我们就跟到哪里’,就像追星族一样。但‘星’是‘红军名星’,是年轻人对红色文化的热爱和信仰。”熊江宁说,由于路途遥远,他们婉拒了这些年轻人,最终依依惜别,并赠送给他们介绍江西红色历史文化的书籍。

  一路收获感动 欲为无名烈士寻身份

  30个日夜,12人重走长征路,在激励他人同时也收获了许多感动。李柏波告诉记者,在贵州仁怀市鲁班镇有个烈士陵园,一位90多岁的抗战老兵守灵已经44年。“老人每天都把陵园彻底清扫干净,然后修整树木,培土浇水。我们看着都要落泪。”64岁的李柏波回忆那段情节,眼眶已经湿润了。老人是一名曾经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退伍老兵,虽然身躯瘦弱却曾身经百战。“老人说,他在陵园对面山上买下了一块墓地,期望百年之后,仍能陪着为革命牺牲的红军战士们。”

  “出发前,大家定了个规矩:长征路上,只要有烈士墓的地方都要去,不管路多远,山多高。”熊江宁告诉记者,但是所到之处有的烈士墓没有名字,有的只是一排土坡。红促会已经在着手为无名烈士寻找身份了,有的甚至已经掌握了初步线索。比如在泸定县的飞夺泸定桥纪念馆,22根柱子象征当年22名勇士,但是只有5根刻了名字,其他柱子因为无法寻找到勇士名字而空着。王军告诉记者,经过寻找史料以及网上的线索,在飞夺泸定桥中的无名烈士有两个可能来自江西。“当然,这些都要经过国家有关部门甄别,我们也会继续寻找有力证据。”

信息日报

  ■记者李征/文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中国江西网讯 一年前,南昌市红色文化传承促进会(以下简称红促会)12位平均年龄63岁的中老年人,驾驶三辆车身印有“江西红军后代重走长征路”字样的汽车,沿着红军长征路一路进发最终抵达延安。

  30天的时间,他们行程1.5万多里,跨越11个省市。重走长征路,对于这个特殊群体有着怎样的意义?在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之际,记者的采访,让这些红军后代们翻开了回忆。“我们以自己的方式,开启了一段新的‘长征’。我们踏着父辈先烈的足迹,不仅仅是追寻红军的记忆,更有责任去宣扬红军精神、红军故事,传承红色文化。”红促会会长熊江宁告诉记者。

  红军后代们在广西湘江战役纪念馆

  红军后代重走长征路

  “怕年龄再大走不动留下遗憾”

  “重走长征路其实已经酝酿几年了。”熊江宁告诉记者,“我和几个红军后代好朋友一直在商量这个事,就怕等年龄再大想走都走不动,留下一生的遗憾。”

  熊江宁的父亲熊斌是位老红军。“我从小就在红色教育中长大,感受到父亲对党的忠诚和信仰。”熊江宁说,他家门口的对联是不能换的。如果破旧了,再请人重写对联,内容依旧是“翻身不忘共产党,幸福不忘毛主席”。对联是对父亲的纪念,也是熊江宁这一代的自我要求。

  熊江宁还向记者讲了一段父亲与毛主席的故事。“父亲没有文化,有一次在延安拿树枝在地上练习写字。毛主席看见后就问父亲:‘小鬼,你哪里人,什么文化?’父亲说:‘我没文化,以前在家放牛的。’毛主席当即给人写了条子,让父亲进了中央党校的‘扫盲班’,重新学习文化。他经常教育我们要多读书,文化知识的力量是无穷尽的。”

  2015年,经南昌民政部门批准,南昌市红色文化传承促进会成立,这是一个专注于宣传、挖掘、传承红色文化的非营利性社会组织,会员由曾经的军人和革命后代组成,熊江宁任会长。

  “红促会的成立,是民政部门对我们的认可,给了我们重走长征路的信心和力量。”熊江宁说。2015年10月16日,重走长征路的成员在江西革命烈士纪念堂举行了简短的仪式后向瑞金进发。

  重走长征路是对父母最好的怀念

  队伍从南昌出发时只有11个人,有位红军后代是在大家出发后几天再坐火车与他们汇合的。他叫罗合毅,父母均是红军,就在准备出发前几天他母亲去世了。“合毅为母亲办完丧事后就立即追赶队伍,太让我们感动了。”红促会副会长李柏波告诉记者。

  记者了解到,罗合毅的父亲当年在红一军团随部队从瑞金出发,而他的母亲老家在延安,当年在刘志丹的部队。“父母在延安相识相恋,结为红军夫妇。”今年66岁的罗合毅告诉记者,“重走长征路就是走父亲的路,去母亲的家乡,是对他们二老最好的怀念。”

  回昌后,罗合毅还整理出江西、四川、甘肃等6张省份地图。每张地图上贴有中央红军长征中在这些省份的具体位置、发生的重大事件介绍,如重要会议、战役等。“这些地图还标记有我们这些人重走的长征路路线,对于我们来说是总结、归纳,是对父辈先烈光荣历史的纪念。”罗合毅说。

  总向导三走长征路成“活地图”

  这些红军后代都是60多岁的人,这么远的路,必须要有个熟知路线的向导。王军就是大家心目中的“总向导”,因为他之前已经走过两次长征路了。2006年,王军徒步9个月,行程1.4万里走完长征路。2014年,王军又开车走了一次长征路。每走一处,当地发生过什么事件,战斗遗址在哪里,红军墓在哪里,王军都很熟悉。大家都说,红军长征路线就印在王军脑子里,连地图都不需要翻看,他就是一个红军长征路线的“活地图”。

  王军告诉记者:“我自己是军人出身,有红色情结,这次带红军后代再走一遍长征路意义不同,我们相互学习,互相补充遗漏的历史知识,非常有意义。”

  王军在带领红军后代重走长征路期间,还发生了一个小插曲。在贵州黄平县,王军不慎扭伤了脚踝,肿得跟馒头一样大,这给大家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伤筋动骨一百天,王军还能不能继续带领大家完成长征路呢?“你们要继续走,即使我把自己走废了,也带着你们走完。”王军的一句话感动了大家。但每个队友也对王军更加细心照顾,帮忙买药擦药,把饭送到床边。熊江宁说:“背也要把你背过这段长征路”。队友之间互相帮助的团队精神,一如当年红军互助友爱的精神。

  路遇年轻人 想和红军后代们一起走

  三辆车身印有“江西红军后代重走长征路”字样的汽车沿着长征路进发,一路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他们所到之处也都受到贵宾般的待遇。“我们到过的红军纪念馆有时正逢周一闭馆日,但看见我们车身的标语,专门为我们开馆参观,还派出最优秀的讲解员,我们深受感动。”熊江宁说。在云南曲靖三元宫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当地馆长热情接待了熊江宁一行。“这天是馆长母亲的生日,原本中午他已经请了亲戚在家为母亲贺寿的。但他家也没回,大中午开电动车带我们参观战斗旧址和烈士纪念碑。”

  在三元宫教育基地,他们还遇到了来自福建、湖北的一群年轻游客,这些游客也是开车重走红军长征路的。“这些孩子问能不能跟我们一起走,还说‘你们去哪里,我们就跟到哪里’,就像追星族一样。但‘星’是‘红军名星’,是年轻人对红色文化的热爱和信仰。”熊江宁说,由于路途遥远,他们婉拒了这些年轻人,最终依依惜别,并赠送给他们介绍江西红色历史文化的书籍。

  一路收获感动 欲为无名烈士寻身份

  30个日夜,12人重走长征路,在激励他人同时也收获了许多感动。李柏波告诉记者,在贵州仁怀市鲁班镇有个烈士陵园,一位90多岁的抗战老兵守灵已经44年。“老人每天都把陵园彻底清扫干净,然后修整树木,培土浇水。我们看着都要落泪。”64岁的李柏波回忆那段情节,眼眶已经湿润了。老人是一名曾经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退伍老兵,虽然身躯瘦弱却曾身经百战。“老人说,他在陵园对面山上买下了一块墓地,期望百年之后,仍能陪着为革命牺牲的红军战士们。”

  “出发前,大家定了个规矩:长征路上,只要有烈士墓的地方都要去,不管路多远,山多高。”熊江宁告诉记者,但是所到之处有的烈士墓没有名字,有的只是一排土坡。红促会已经在着手为无名烈士寻找身份了,有的甚至已经掌握了初步线索。比如在泸定县的飞夺泸定桥纪念馆,22根柱子象征当年22名勇士,但是只有5根刻了名字,其他柱子因为无法寻找到勇士名字而空着。王军告诉记者,经过寻找史料以及网上的线索,在飞夺泸定桥中的无名烈士有两个可能来自江西。“当然,这些都要经过国家有关部门甄别,我们也会继续寻找有力证据。”

信息日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