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临终前的真心劝告:我掉下去过的降糖坑,你们就别再踩进去了!

我要评论 来源:健康时报 3600-09-28 浏览次数:

  自2012年1月起,得1型糖尿病24年的兰州理工大学教授马跃洲以mayz的ID在糖尿病论坛上发帖,帖子一发,即引来众人跟帖热捧。

  之所以如此受捧,是因为这位患者在生命最后的时光中,仍然激励病友树立信心,并给糖友提供点滴经验和选择。

  本期我们摘编了他的一些帖子内容,给大家做些分享。

  本文作者:

  兰州理工大学教授 马跃洲

  别轻信!药粉其实是姜粉

  九几年的一个晚上,朋友打来电话,要我立马打开电视调到XX台,只见一个姓张的老中医正在讲座,内容是“中医根治糖尿病”云云,还说在太原市创立了一家糖尿病专科医院。

  尽管不太信,但架不住朋友劝。于是,来到山西太原。医院设施简陋,治疗方法主要是中药汤剂和自制胶囊,血样需到太原的大医院送检。

  也有些特色,就是敦促运动并限制饮食,每天伴随着高音喇叭做早操、午操等,院内餐厅尽供应些清汤寡水的所谓“糖尿病人饮食”,俨然像一个糖尿病人集中营。

  院长即电视上的张XX,每星期接见患者一次。接见时非常拥挤,一点不亚于粉丝们索求歌星签名的场面,几次我竟都没能挤到跟前。

  我大约住了两个星期,两个小腿的正面已出现许多淤青和皮肤坏死,院方提供了一种外洗的草药粉末,用以温水泡、洗患处。两个星期下来,皮肤的淤青程度发生明显改观。临走时带了些药,内服药回来后全扔了,外洗的药粉则继续使用了一段时间,用的过程中总觉得药粉的气味很熟悉,某天炒菜时才忽然意识到,对了,是生姜!赶紧与姜粉进行了比对,初步认定其主要成分是生姜粉末。

  乱投医,折腾的是身体

  1992年到1993年,我除了体力不支加剧,神经末梢炎和腰疼越来越严重。

  神经末梢炎厉害的时候洗澡压根不能搓,好像皮肤缺损、直接搓在肉上一般;

  夏天穿单衣,一阵风刮来,时有似痛似痒的感觉。

  最要命的是腰疼,站立或行走不能超过十分钟。记得到菜市场买一次菜,也得蹲下来歇三次。

  西医只是要求控制好血糖。无奈之下,便求助于各种奇门方法,曾做过好像叫超声波振动按摩的理疗,几次下来差点把人整得背过气去。

  后来在学校附近发现了一个针灸诊所,坐诊的老太太给扎了几针手针。扎下去不到一分钟,困扰几个月的腰疼竟突然消失了。停针半小时后,怀着“重生”的愿景离开了诊所。谁知走出门不到100米,腰疼如初。

  后来找到了一家神奇的诊所。坐诊的老翁鹤发霜髯,据说是某中医院的退休院长。老头高度近视,扎针全凭感觉,拔针的时候得用手扫一遍才能找到针。老头倒是艺高人胆大,专拣要害部位扎。经半个月治疗,未能感觉到任何大的改善,针眼有时还隐隐作痛,只好放弃。

  经历了那段时期,1994年以后病情就相对平稳了。现在想起来,不能完全肯定是中药起了决定性作用,因为啥方法都在试,还吃过一些保健品。不过,也许是身体自身调节到了另一种平衡状态。

  别再纠结“治愈”

  前两天看坛子(论坛)里有“经络治疗仪”的广告,甚是吃惊,十几年了骗子怎么不换点新花样?

  1994年我就花400多大洋买过一台那个东东,半年下来皮肤都烧坏了,也未见半点效果。

  坛子(论坛)里还有一个热帖,试图用“辟谷”来逆转1型糖尿病,只吃少量蔬菜水果。

  我也曾有类似经历,有一次低血糖,手边没有其他食物,我硬是生生地将一整棵白菜给啃了,同样让血糖恢复正常。他的“辟谷”相当于饥饿疗法,但糖尿病是古老的疾病,千年前的古书已有记载,而中国古代几乎年年闹饥荒,其中肯定会遇到糖尿病患者,如能逆转恐怕早已发现。

  举个不太恰当的比喻,2型糖尿病相当于患了严重蛀牙,1型糖尿病则相当于恒牙掉了,彻底治愈等于要重新长出新牙,打胰岛素则是装个假牙。成天幻想着长出新牙显然不可取,安装合适的假牙别影响吃饭和说话才是王道。①

  看淡生死也就没什么看不开的了

  我刚过24岁就得病,一型的。论坛里面有许多一型的小孩,十几甚至几岁得病的人不在少数。其实,无所谓幸运或不幸,干吗要比呢?

  健康或寿命有时就像花钱,钱少就省着点花,钱多的人如不珍惜往往会比钱少的人更没钱。年轻人不太注意身体,那是由于可透支的生命还很多;老年人余下的不多了,也就特别关注健康、甚至怕死。从这一点上说,患糖尿病或许能使人长寿。

  糖尿病也没那么痛苦,血糖在4-15的范围内大部分人感觉不到。在所有住院病人中,糖尿病人可能是最轻的,所以每次住院我都感到自己很幸运。并发症也没那么可怕,我24年多,血糖一直很不稳,这个星期最高一次24,还发生过两三次轻度的低血糖。就这样,并发症也不算严重,至少不影响正常上班。

  没有绝对意义上的健康人。即使身体好,也都会有其他的烦恼,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嘛。我有几个忘年交前些年去世了,两个癌症、一个心梗,年龄都不大,我的导师58岁胃癌去世。

  看淡生死也就没什么看不开的了。当然,认真控糖是必须的。

  说说我的财富观

  毕业参加工作时,导师送给我的签名是:身体好、学习好、工作好。当时很不理解,在那个充满豪言壮语的年代,起码应该把工作摆在第一位吧。直到后来患病,才知道身体乃是万源之本,离开了健康,真是神马都成为了浮云。

  除了健康,亲情和友情是最易获得的珍贵财富。不得不承认,某种程度上我们就是为亲情而活着。收获亲情如此简单,很少的投入即能换来巨大的回报。因为易得,许多人往往并不珍惜,就像对待空气和水。

  好的心态是另一种财富。我们糖人的健康少了一点,快乐也相应有所减少。怎么才能让快乐多起来?其实很简单,降低快乐的下限即可。如同笑限很低的人,一则很普通的笑话就能让他乐半天。

  2010年学校盖了500套新房,最小118、最大228平。按资格,住不上最大也能换个188平的。价格很便宜,每平1600元。我的现住房(108平,2000年入住)可以折每平1400元,只需补足价差。我选择了不要,很多人不理解,被认为有病。

  连同装修下来只少要花40万元,觉得不是出不起、而是不值当。从居住角度在住的房子已足够了,换新房带来的快乐远不值40万元,大多数人实际上是贪婪蒙蔽了双眼。如果了解了我的财富观,也就理解了我的做法。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②

  觉得不错,请分享和点赞哦↓↓↓

  本文参考资料:①健康时报2013-7-29《我走过的控糖路》②2012-1-7 甜蜜家园论坛《1型老糖人的苦辣酸甜》

  版权声明:欢迎分享!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如需内容合作请致电:010-65363351

  值班主任:杨小明  本期编辑:贾慧慧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自2012年1月起,得1型糖尿病24年的兰州理工大学教授马跃洲以mayz的ID在糖尿病论坛上发帖,帖子一发,即引来众人跟帖热捧。

  之所以如此受捧,是因为这位患者在生命最后的时光中,仍然激励病友树立信心,并给糖友提供点滴经验和选择。

  本期我们摘编了他的一些帖子内容,给大家做些分享。

  本文作者:

  兰州理工大学教授 马跃洲

  别轻信!药粉其实是姜粉

  九几年的一个晚上,朋友打来电话,要我立马打开电视调到XX台,只见一个姓张的老中医正在讲座,内容是“中医根治糖尿病”云云,还说在太原市创立了一家糖尿病专科医院。

  尽管不太信,但架不住朋友劝。于是,来到山西太原。医院设施简陋,治疗方法主要是中药汤剂和自制胶囊,血样需到太原的大医院送检。

  也有些特色,就是敦促运动并限制饮食,每天伴随着高音喇叭做早操、午操等,院内餐厅尽供应些清汤寡水的所谓“糖尿病人饮食”,俨然像一个糖尿病人集中营。

  院长即电视上的张XX,每星期接见患者一次。接见时非常拥挤,一点不亚于粉丝们索求歌星签名的场面,几次我竟都没能挤到跟前。

  我大约住了两个星期,两个小腿的正面已出现许多淤青和皮肤坏死,院方提供了一种外洗的草药粉末,用以温水泡、洗患处。两个星期下来,皮肤的淤青程度发生明显改观。临走时带了些药,内服药回来后全扔了,外洗的药粉则继续使用了一段时间,用的过程中总觉得药粉的气味很熟悉,某天炒菜时才忽然意识到,对了,是生姜!赶紧与姜粉进行了比对,初步认定其主要成分是生姜粉末。

  乱投医,折腾的是身体

  1992年到1993年,我除了体力不支加剧,神经末梢炎和腰疼越来越严重。

  神经末梢炎厉害的时候洗澡压根不能搓,好像皮肤缺损、直接搓在肉上一般;

  夏天穿单衣,一阵风刮来,时有似痛似痒的感觉。

  最要命的是腰疼,站立或行走不能超过十分钟。记得到菜市场买一次菜,也得蹲下来歇三次。

  西医只是要求控制好血糖。无奈之下,便求助于各种奇门方法,曾做过好像叫超声波振动按摩的理疗,几次下来差点把人整得背过气去。

  后来在学校附近发现了一个针灸诊所,坐诊的老太太给扎了几针手针。扎下去不到一分钟,困扰几个月的腰疼竟突然消失了。停针半小时后,怀着“重生”的愿景离开了诊所。谁知走出门不到100米,腰疼如初。

  后来找到了一家神奇的诊所。坐诊的老翁鹤发霜髯,据说是某中医院的退休院长。老头高度近视,扎针全凭感觉,拔针的时候得用手扫一遍才能找到针。老头倒是艺高人胆大,专拣要害部位扎。经半个月治疗,未能感觉到任何大的改善,针眼有时还隐隐作痛,只好放弃。

  经历了那段时期,1994年以后病情就相对平稳了。现在想起来,不能完全肯定是中药起了决定性作用,因为啥方法都在试,还吃过一些保健品。不过,也许是身体自身调节到了另一种平衡状态。

  别再纠结“治愈”

  前两天看坛子(论坛)里有“经络治疗仪”的广告,甚是吃惊,十几年了骗子怎么不换点新花样?

  1994年我就花400多大洋买过一台那个东东,半年下来皮肤都烧坏了,也未见半点效果。

  坛子(论坛)里还有一个热帖,试图用“辟谷”来逆转1型糖尿病,只吃少量蔬菜水果。

  我也曾有类似经历,有一次低血糖,手边没有其他食物,我硬是生生地将一整棵白菜给啃了,同样让血糖恢复正常。他的“辟谷”相当于饥饿疗法,但糖尿病是古老的疾病,千年前的古书已有记载,而中国古代几乎年年闹饥荒,其中肯定会遇到糖尿病患者,如能逆转恐怕早已发现。

  举个不太恰当的比喻,2型糖尿病相当于患了严重蛀牙,1型糖尿病则相当于恒牙掉了,彻底治愈等于要重新长出新牙,打胰岛素则是装个假牙。成天幻想着长出新牙显然不可取,安装合适的假牙别影响吃饭和说话才是王道。①

  看淡生死也就没什么看不开的了

  我刚过24岁就得病,一型的。论坛里面有许多一型的小孩,十几甚至几岁得病的人不在少数。其实,无所谓幸运或不幸,干吗要比呢?

  健康或寿命有时就像花钱,钱少就省着点花,钱多的人如不珍惜往往会比钱少的人更没钱。年轻人不太注意身体,那是由于可透支的生命还很多;老年人余下的不多了,也就特别关注健康、甚至怕死。从这一点上说,患糖尿病或许能使人长寿。

  糖尿病也没那么痛苦,血糖在4-15的范围内大部分人感觉不到。在所有住院病人中,糖尿病人可能是最轻的,所以每次住院我都感到自己很幸运。并发症也没那么可怕,我24年多,血糖一直很不稳,这个星期最高一次24,还发生过两三次轻度的低血糖。就这样,并发症也不算严重,至少不影响正常上班。

  没有绝对意义上的健康人。即使身体好,也都会有其他的烦恼,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嘛。我有几个忘年交前些年去世了,两个癌症、一个心梗,年龄都不大,我的导师58岁胃癌去世。

  看淡生死也就没什么看不开的了。当然,认真控糖是必须的。

  说说我的财富观

  毕业参加工作时,导师送给我的签名是:身体好、学习好、工作好。当时很不理解,在那个充满豪言壮语的年代,起码应该把工作摆在第一位吧。直到后来患病,才知道身体乃是万源之本,离开了健康,真是神马都成为了浮云。

  除了健康,亲情和友情是最易获得的珍贵财富。不得不承认,某种程度上我们就是为亲情而活着。收获亲情如此简单,很少的投入即能换来巨大的回报。因为易得,许多人往往并不珍惜,就像对待空气和水。

  好的心态是另一种财富。我们糖人的健康少了一点,快乐也相应有所减少。怎么才能让快乐多起来?其实很简单,降低快乐的下限即可。如同笑限很低的人,一则很普通的笑话就能让他乐半天。

  2010年学校盖了500套新房,最小118、最大228平。按资格,住不上最大也能换个188平的。价格很便宜,每平1600元。我的现住房(108平,2000年入住)可以折每平1400元,只需补足价差。我选择了不要,很多人不理解,被认为有病。

  连同装修下来只少要花40万元,觉得不是出不起、而是不值当。从居住角度在住的房子已足够了,换新房带来的快乐远不值40万元,大多数人实际上是贪婪蒙蔽了双眼。如果了解了我的财富观,也就理解了我的做法。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②

  觉得不错,请分享和点赞哦↓↓↓

  本文参考资料:①健康时报2013-7-29《我走过的控糖路》②2012-1-7 甜蜜家园论坛《1型老糖人的苦辣酸甜》

  版权声明:欢迎分享!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如需内容合作请致电:010-65363351

  值班主任:杨小明  本期编辑:贾慧慧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分享到: